赐雪_Diceyes

Carry on, carry on.


GALILEO!

© 赐雪_Diceyes | Powered by LOFTER

【亚梅】杀死灰背隼 (1)

贵族瑟×奴隶梅


 和 @butter老吐司 的联文


(伪)中世纪背景,哥特风,abo


 


01.


 


卡梅洛特的冬日刚刚过去,春季的到来使贵族的猎场再次生机盎然。布谷鸟藏匿于高树阵阵啼鸣,远处钟楼声缓缓传来。


莫甘娜正倚靠在那棕榈色木制窗架上,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外是刚抽嫩芽的树枝,一抹新绿色点缀在瘦弱的枝干上。她乌黑的波浪长发散在腰间,薄纱蕾丝睡衣完美地勾勒出她曼妙的身躯,尽管她是个强势优秀的alpha。活泼开朗的女仆小姐帮她梳理着发丝,将那血红色的昂贵珠宝嵌在她发顶,折射出夺目的流光。


 


她在梦境中隐隐约约又看见了些什么——一些不实的幻象。人们如是说,但只有她自己内心深知其中的景象多多少少都成为了现实。昨晚本是个月圆宁和的夜晚,然而莫甘娜却在梦中见到了满面悔恨与自责的Arthur——她的亲弟弟。还有一位浑身枷锁、面色苍白的少年。她虽并未预见到真切的画面,悲恸欲绝的哭嚎声却时刻萦绕在耳边。莫甘娜宁愿这痛哭声是假的,却无法逃脱梦魇。


 


清晨醒来时,她才发现后颈处的冷汗,不安的分子与恐惧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直至冰凉的脚趾尖。良久后,金发碧眼的女仆照例推开了门,将娇艳欲滴的鲜花插入瓶中。


 


女仆Eina哼着小曲,看起来心情大好。莫甘娜回忆着昨晚的梦境,眼神呆滞地望着远方,靛蓝色的眸子里透出几丝忧虑。直到外边的嘈杂的声响吸引了她的主意,莫甘娜才晃过神来,迷茫地眨了眨眼。


 


楼下远处是Gwain兴冲冲驾着马狂奔而来,丝毫没有贵族的样子,反倒更像个民间游侠,那匹桀骜不驯的黑马正用力嘶鸣着。Lancelot和Leon则紧随其后,侍从的队伍不远不近跟在后方,浩浩汤汤像极了游行的队伍。年轻气盛的alpha都身着着狩猎的传统服饰与红色,极为耀眼。


 


“Gwain伯爵又来啦,”Eina一看到为首的男子便露出了笑靥,“莫甘娜小姐你看!哦,他可真像个骑士。”


 


莫甘娜被她的言语给逗乐了,昨夜噩梦的阴影也消散了几分。她接过女仆手中的银镜照了照,随性地打趣道:“Eina,怎么不见你称赞侯爵Lancelot或者Leon子爵?让我猜猜,你钟情于Gwain先生,对吧?”


 


而正处豆蔻年华的少女只是羞红了脸颊,缄默不语。年纪尚轻的她还尚未分化,不知自己今后的命运,蓝澈的眼眸中却满是心上人的身影。莫甘娜莞尔一笑,并未再继续戳穿她的心事。


 


“Arthur,你怎么像个公主似的磨磨蹭蹭,”Gwain特意提高了嗓门,在潘德拉贡家族宅邸门口停下了马,管家先生忍不住小声提醒着他的失礼,可他向来是不喜欢那些繁琐冗杂的礼仪的,“再不来狩猎就要开始啦。”


 


“来了来了。”Arthur急匆匆整理好繁琐的锁子甲,乔治小跑着帮他理好鲜红的披风,把十字弩等捕猎武器装入马背上的背包中。初升的日光格外灿烂,洒在身上传来阵阵暖意。Arthur的一头金发也被照耀得分外灿烂。


 


他呲牙一笑,蔚蓝的眼眸中也满含笑意。Arthur轻松翻身上了马,缰绳策得飞快,还未反应过来的乔治被马尾飞快扫过。那匹鬃毛繁茂的白马数打猎中上好的,跑上个一整天也是不知疲倦,Arthur爱极了马术运动,于是这匹马的性子也被他训得愈发温和起来,十分乖顺,少了几分刚到马厩时的戾气与不羁。


 


那质朴单纯的生灵眼中所流露出的善意在无声地告诉他——它的全部灵魂早已臣服,归顺与他。彼时的Arthur正逢年少意气风发之时,一心想着如何去征服,却遗忘了驯化。*


 


 


商旅的车队一刻不停地赶着路,尽管拖着沉重货物的马匹早已疲惫不堪地咕噜着,马车夫愈发加重了鞭子的力度,企图让这牲口再快个几分。


 


“这畜生,这批货要是日落前赶不到卡梅洛特就卖了你,没用的东西……”驾车的老头操着严重的南方口音,Merlin从他的句子中只能听懂他们此行前往的是卡梅洛特城,阿尔比恩的都城。


 


他绝望地抓着有几分生锈的铁栏杆,试图判断自己目前的方位。春日的寒流呼啸而过,而几乎衣不蔽体的他猛地打了个寒颤,指尖冻得发白。他瞥了眼与自己处于同一个牢笼的同伴,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分的男孩,而对方早已昏睡过去,不知是死是活。


 


马车一路在小石子的作用下颠簸着,Merlin愣是一觉都没睡安稳过,饥肠辘辘的胃也酸涩地拧成一团,使他无法安心入眠。自父母将自己送给这位凶神恶煞的奴隶贩子,也将近过去了不长不短小半个月了。他原本在北方流亡,名声上好歹也算是个贵族,只不过家族已落魄许久了。然而在被交给臭名昭著的森瑞德一行人后,Merlin的日子愈发艰难起来。一般留给像他这种小奴隶的都是隔夜的残羹剩菜,水更是少得可怜。他身侧这个瘦骨嶙峋的男孩想必大抵也是饿晕的,而他却没空关心别人,他自己的嘴唇都干燥得要裂开,喉咙如火烧了一般。


 


关于卡梅洛特,Merlin幼年时也有所耳闻。那是个富饶美好的国家,君主宽容贤德、从善如流,正直之士比肩于朝。要不是落得当下这个境地,他倒是挺想去看一看。而如今,他大概是沦为了某个贵族的玩物,或者苦力——也好过把他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笼子里像一只被剪断翅膀的金丝雀般凄惨。


 


正午时分,良心发现的车夫终于掀开了那块遮盖货物的黑布,拿着一小瓶晶莹的液体朝他走来。Merlin只感觉喉管里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细细啃噬着使他保持清醒的理智,以至于他会蠢到乖乖接过那瓶子,急不可耐地拔开木塞一饮而尽。清凉的感觉顺着唇尖流淌到内心深处,Merlin不禁产生了幻觉,幻想自己正在与父母一起外出,享受着闲暇的美景。


 


只是不久后,残酷的现实便张牙舞爪叫醒了他。Merlin神志不清地梦呓着,感受到体内像是有火焰在燃烧般,周深仿佛置身于地狱的烈火。而这一切无力的反抗只换来车夫一连串恶毒的咒骂,叫他管好自己的破嘴别让它们发出一点声响,免得坏了事儿。可他实在忍不住,呻吟声支零破碎从指缝里流出,这害得他被堵住嘴,戴上了更富有屈辱意味的口枷。


 


接近黄昏时分车队终于抵达了卡梅洛特,Merlin才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车夫给自己灌了药,使原本还十分遥远的发/情/期提前了许多。不过好在有人将他放了出来,半梦半醒间,他似乎听到了歌舞声……


 


——TBC——


 


*驯化:与后文有关。


*Eina:原型是梅传512~513高爷身边的金发小姐姐。


*灰背隼:双关语。


*并非十分考究的中世纪风,因为中世纪服饰与哥特风存在悖论。本文仅借用中世纪贵族背景与设定。


 查看后文可使用tag功能√


 


评论 ( 6 )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