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雪

Carry on, carry on.

GALILEO!

AO3账号:Diceyes_erin
微博:erin賜雪
QQ:2845947570

© 赐雪 | Powered by LOFTER

【AM】【ABO】扬帆远航 04

破镜重圆梗,前情见合集


一见面不过一分钟就要吵架的父与子?


“亚瑟,”一直站在他身后的梅林突然叫住了自己,“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他踏进这座城堡时,魔法消逝的速度骤然加快,抽离的痛楚也更甚几分。再加上乌瑟传言中对于魔法的态度,梅林不禁开始怀疑他们所前行的道路。


“相信我,梅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而亚瑟则仍旧兴致勃勃,年轻的alpha不懂他的伴侣为何变得忧虑起来,只是耐心而温柔地安抚着黑发omega。他附上梅林的手,摩挲着对方的指节。


“陛下,国王正在与大臣们商议外事,他说有什么事片刻后再禀报。”方才离开的侍卫带回了消息。而亚瑟则并不心急于这片刻,只是同他一起在议事厅门外等候。莱昂则前往了骑士团与好友重聚。


就在那十指相扣的半小时,梅林却只能感觉如坠冰窟般痛苦。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到了未来——激烈的争吵、士兵与争执、逃亡......


他和亚瑟不会在一起的未来。


同时,他也用仅剩的微弱魔法感知到,这城堡大概便是诅咒布下之源。略加推测,梅林便明白了一切——为何德鲁伊人流放于海洋,为何残余魔法师尽数死于非命,为何亚瑟从未见过魔法。


乌瑟·潘德拉贡对于魔法的憎恨。


就在这时,议事厅的大门敞开,他们也瞬间放下紧握着的双手,梅林几乎要站不稳。年迈的国王望见自己生还的儿子,一时间竟感动到潸然泪下。亚瑟也箭步上前,与父亲交换了一个沉重的拥抱。


“我回来了,父亲,”王子湛蓝的眼眸中也闪烁着泪光,“我回来了。”


“告诉我这不是梦,亚瑟,你回来了!你躲过了汹涌的海浪......”乌瑟激动到说不出话来,小心翼翼打量着经历过巨浪折磨的儿子,双手甚至不敢用力触碰他的轮廓,害怕下一秒又回归到长达半个月的噩耗。


“不,父亲,是梅林救了我。”亚瑟这才想起被忽略的伴侣。他连忙牵起对方的手,再次回到议事厅内,无声地证明着他们之间的爱情。而这一举动几乎是瞬间引起了国王的不满,但亚瑟的眼神却愈发坚定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方才还和蔼的乌瑟瞬间沉下了脸,咬着牙厉声道,目光锋利地如利刃一般似乎要活生生要将他刺穿。梅林只感觉气氛的压抑与魔法的诅咒要使他喘不过气来。


“亚瑟...别冲动。”梅林轻轻扯了扯亚瑟的衣摆,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他想要挣脱开,固执的alpha却愈发攥紧了他的手,力气大得梅林指尖发麻。他从来不愿看亚瑟因自己与父亲争吵,毕竟,他们终究是不能在一起的。


他不可能留在卡美洛,不可能与亚瑟长相厮守。亚瑟不可能放下重担,与他就如之前那样,无忧无虑地生活在海上,可以听海浪潮汐的平静,可以依偎在甲板上看日落。不顾时间,不顾喧嚣,不顾一切。


就这样平静的生活,他大概是获得不了了。


“我爱他,父亲,我爱梅林,”亚瑟坚定不移道,毫不畏惧地迎上乌瑟深邃的目光,“在海上,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是梅林救了我,我也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乌瑟听后却脸色大变,他不可置信道:“海上?”


“Guards!”


敏锐的老国王几乎是瞬间捕捉到这一信息,对于魔法与德鲁伊人的怒火、怨恨在一刹那间便涌了上来。流亡于海上不被接受的种族,用一艘巨大的船作为栖息地……乌瑟一把打掉二人牵在一起的手,高声呼叫侍卫。亚瑟看着梅林被粗鲁的侍卫拽着,内心愈发焦急,而乌瑟似乎是努力在忍耐自己的怒气,语重心长道:


“你一定是被他的魔法给迷住了,我的孩子。魔法与巫师都是邪恶的,等他死了,你就不会再迷恋与他了。”老国王戏谑地笑了笑,伸手轻拍着儿子的肩企图能点醒执迷不悟的王子。


“你不能这么做!”亚瑟陡然提升了音调。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我是你的父亲,卡美洛的国王,你胆敢为了一个巫师忤逆我!”乌瑟一把拽住了亚瑟的衣领。


“可是梅林已经怀孕了。”


亚瑟费尽全力向他的父亲咆哮。


乌瑟却蓦然松开了他,让亚瑟不禁产生他的怒火已经稍微平息了的错觉。他本来还想继续解释什么,却远远低估了乌瑟的冷酷无情。


“关入地牢,明日清晨处决。”


说罢,两个侍卫将虚弱的omega带了下去。梅林挣扎着想要使用魔法,可诅咒的力量却使他连一个最基础的法咒都无法使用。


“他什么都没做错!”


“确实,”国王顿了顿,笑道,“他得为你的错误买单,亚瑟。而且就算我不处死他,他也会死的。卡美洛没有魔法的容身之地。”


“您说什么?”



冰冷潮湿的地牢对一个怀孕的omega实在不算友好,梅林将自己蜷缩起来,无助地尝试着生火的咒语,然而黑暗中却连一丝火花都没有出现。门口的士兵警惕地盯着自己,以免他越狱。而事实却是他早已被诅咒折腾得精疲力竭。就这样坐在干草上靠着墙壁,他感觉到饥饿与疲惫也渐渐袭来。


德鲁伊长老送来的信鸽困在窗户的铁栏杆之外,凄惨地悲鸣着,在这一片死寂中显得格外刺耳。


牢房门口墙壁上悬挂着的火把闪耀着诡异的火光。而梅林就倚靠在铁栏杆上,看着那点点火光,强忍着剧烈的眩晕感。就在他几乎要迷迷糊糊昏睡过去时,有人踏进了地牢。


与父亲结束争执后,亚瑟毫不费力凭借身份混进了地牢。莱昂与其余的骑士在城堡小道帮忙准备好了车马,等待着接应他们离开卡美洛。


在心中咒骂梅林是傻瓜一百次后,亚瑟在最阴暗的角落找到了他的omega,整个缩成一团,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看起来脆弱的惹人心疼。


为什么要瞒着他,为什么要一个人忍受痛苦,为什么不肯让他分担……亚瑟原本想厉声质问,可一当他看见梅林,一颗心便忍不住柔软下来。亚瑟·潘德拉贡忍不下心来责怪,他气恼的,只是梅林那份不愿舍弃的倔强。


他伸手抚上对方滚烫的额头,梅林瞬间被这冰凉的触感给惊醒。他不可置信地瞪视着金发alpha,用力咬了咬干燥缺水的下唇。


“你不该来这儿的,亚瑟,”他沉声道,“你父亲不会高兴的。”


亚瑟缄默了许久,最终却并没有回复他的问题: “为什么不告诉我诅咒的事?”


乌瑟终究告诉了他残酷真相。这叫梅林如何回答?说,告诉了你我们也仍旧无能为力去改变什么,亦或是他真的愿意为亚瑟·潘德拉贡付愚蠢地出真心……千言万语,当梅林抬眼对上亚瑟那一如既往坚定的眼神时,他还是粗心地乱了阵脚,一颗心跳得飞快。所有话语,只是变成一句:“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亚瑟也释然一笑,黑暗中恰好看不清王子已经涨红的眼眶。一切再次归于宁静。


“我要带你离开这里,梅林,”半晌后,亚瑟突然开口道,“回到海上,我们一起回去。”


【TBC.】


这章没有小莫,我强行删了小莫的戏份hhhh


评论
热度 ( 30 )